Uncategorized

蔡子強:請給選舉一個機會

By October 22, 2019 November 19th, 2019 No Comments

近日我有一個極大的憂慮,那就是會否有人以局勢不穩作為藉口,要求押後甚至取消即將來臨的區議會選舉。我堅決反對這種做法,因為,這不單將造成香港史上一個極壞的憲政先例,剝奪了市民的政治權利,破壞了香港的憲政秩序,同時,這更可能導致局勢和衝突進一步升級,造成更嚴重的傷害。筆者研究和評論香港選舉,不經不覺已經有25年,長達四分之一個世紀,如今步入黃昏,若然碰上的,卻是選舉遭到擱置,那麼無論對我自己,又或者對香港,都是一個極大的悲哀。

香港如今享有的民主已經極為有限,且近年因為政府一再DQ參選人(取消參選人資格)而受到進一步的侵蝕,如果連選舉也一併押後甚至取消,那無疑是宣布香港就連那丁點的民主,也完全壽終正寢。那將會開了一個極壞的憲政先例,且有了第一次,就令人懷疑會否有第二次,這可不單會完全削弱大家的信心,還有香港憲政和選舉的認受性。須知,定期選舉,是民主的necessary condition,如果擱置選舉,那無疑是把那僅有的丁點民主也摧毁。

同時,這也會對國際社會傳出極壞的信息,甚至換來嚴厲的譴責,無論對香港以至中國的國際形象,都會造成極大的損害。

在今天這樣一個對立、分化的政局,香港如今可謂眾說紛紜,不同政治陣營都強調自己背後有強烈的民意支持,哪怕把它說成是「沉默的大多數」。但口講無憑,一次選舉,才會令大家對民心的向背看得更加清楚,比起任何的民意調查都要來得有力,為香港走出如今的困局,提供多一點參考。其實,這本來就是選舉的一大功能。

選舉是把眾人的政治意志結合和體現,比起零星的街頭暴力,更能說明問題,亦更為文明社會所看重。

今次參選的有很多是年輕人及政治素人,他們毅然決定參選,是在如此惡劣的局勢下,仍抱着一絲希望,希望通過選舉,以及當代議士,去改變社會,以及解開香港如今的困局。如果把選舉任意扼殺,只會讓我們的下一代,失去對如今政治制度的最後一點good faith。

尤其是,在如今普遍對選舉結果的估計和預期下,如果政府押後甚至取消區議會選舉,只會被視為偏幫建制派,「偷走了選舉」,輸打贏要。A stolen election隨時會引發一場民意海嘯。令人更加擔心的是,市民,包括很多「和理非」(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),若然發覺就連通過手上一票去發聲的機會也被剝奪,只會被迫走上街頭,局勢只會爆炸性升級,衝突加劇,造成更嚴重的傷害。

因此促請特區政府不要再DQ參選人,更加不要藉故押後甚至取消即將來臨的區議會選舉。

同時,也希望各方能夠克制,不要讓局勢惡化,盡量避免釀成激烈的衝突,以免予人口實。

近日,不同政治陣營,都有參選人在進行競選工作時受到滋擾,以至受襲,甚至有議員辦事處遭到縱火和破壞。我希望能夠勸止這些行為,亦懇請各方能夠一起去勸止這些行為,讓選舉能夠在公平、公正、和平的情况下進行。無論大家有幾憤怒都好,如果真的相信民意,不用這些手段,選票亦自能道出民心向背。

縱有衝突未足以合理化政府「斬腳趾避沙蟲」必須強調,雖然筆者絕對不想見到選舉中出現不公和衝突的情况,並懇請各方能夠一起去勸止,但卻並不代表我贊成,若然真的出現一些不公和衝突,政府就可以任意扼殺選舉。事實上,世上有比香港亂的地方,但它們的政府仍然勉力維持選舉。這因為大家都明白,擱置選舉的政治後遺症實在太大,局勢只會亂上加亂。如果有參選者覺得遇上不公,選後他們可以向法庭提交選舉呈請,由法庭處理,而非由政府「斬腳趾避沙蟲」,索性叫停選舉,且更大有可能是所有452個選區的選舉一併叫停。事實上,過往選舉中一直有不少投訴,卻從來未見過政府會因此而叫停選舉,反而是選後交由法庭處理。

不錯,有人會說區議會的憲政角色有限,只供諮詢,不比立法會,需要靠它來立法和撥款,就算懸空,也不會對政府的施政和運作造成重大窒礙。但大家看重的,並不是這些具體影響,而是政府是否尊重制度,尊重市民的權利,會否運用手上的權力來胡作非為,那牽涉的是政府之公信力和認受性的問題,比起操作上的具體影響,意義更大,影響更深遠。

最後,謹此呼籲:
(1)特區政府不要再DQ參選人;
(2)政府更加不要藉故押後甚至取消即將來臨的區議會選舉;
(3)各方亦能夠克制,給選舉一個機會,能夠在公平、公正、和平的情况下進行,讓選舉結果speak for itself。

(本文原刊於2019年10月16日明報筆陣)